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月刊 > 月刊信息 > 《李虹霞:把自己种在教室里》(2018.4)
《李虹霞:把自己种在教室里》(2018.4)邮发代号  82-326

编辑推荐

李虹霞是北京市中关村第三小学语文特级教师,她多年致力于创建一间幸福教室,带领班里的孩子们阅读、做戏剧,在孩子们眼里,她是一个有魔力的教师,学生对于教室的热爱源于她“把自己种在教室里”的执着与努力。如何打造一间能吸引孩子的教室?李虹霞老师给出了完美的答案。

目录

卷首语   青山绿水一般……

 

专栏 

走向“学习共同体”专栏  借助预习单、学习单进行合作式对话教学

雷露专栏  “十事实办”的教育视界

吴慧琴专栏  向着一棵楝树走去

刘幸专栏  谁可以用笔写字

 

封面 

李虹霞:把自己种在教室里

 

人物

背影  儒者师道悬明镜——忆丁明镜老师

 

现场 

记事  顾文艳专辑

蔬菜三题

今朝秋光好

长广溪的绿

论坛  朱自清的写作教学主张 _

吴非说  以读懂叶圣陶吕叔湘为基准

朱永新答  让高铁阅读成为中国的美丽风景

 

团队 

吴正宪和她的工作站

十年 _ 吴正宪  张秋爽

埋下一颗种子 _ 陈千举

“小马”和“老马” _ 张永

说说我们的吴老师 _ 白丰莲

 

阅读 

“半农半X”的生活 _ 戴柏葱

 

人文 

翻山越岭找父亲 _ 李迪

 

视窗

校园  一树一树花开——笔记张家港高级中学 _ 郭静娟

读书会  一点读书会:让我们不同一点 _ 周舟

画说教育  爸爸的爱(二) _ 聂晶

大夏  《邱学华论尝试教育》


卷首语

阅读,青山绿水一般……
文_林茶居

今年“世界读书日”期间,南昌市教育局举办了第三届教育阅读论坛暨“大夏书系读书节”青山湖区专场活动。在开幕式的发言中,我和老师们分享了法国思想家、作家蒙田著名的“三种交往论”:一种是“与美丽、正直的女子的交往”,一种是与优雅的朋友的交往,一种是与书籍的交往。简而言之,就是三件事:爱情,友情,阅读。蒙田认为,爱情和友情带有偶然性,而阅读“更为可靠”、“更为自主”,进而得出这样的结论:阅读比爱情、友情更有益于身心健康。
我说我并不认同蒙田的结论。因为,爱情、友情、阅读三者的价值向度各不相同,它们的意义生成机制也各自不同,无法明确区分哪个比哪个更加重要,况且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什么事情更深刻地发挥了作用必定是因人而异的。但是,我理解蒙田为什么形成了这样的结论:他极少收获真正的友谊,爱情生活常常无疾而终,于是阅读成为他的心灵避难之所。在法国文学史专家安托万·孔帕尼翁看来,蒙田之所以如此强调阅读,还包含了他作为欧洲文艺复兴后期的知识分子对未来的印刷文明的向往。不管如何,将阅读与爱情、友情一并视为人的生活和精神的共同组成部分,这是蒙田的思想贡献。
活动间隙,我接受了江西教育电视台的采访,问题背景同样是“世界读书日”。我主要谈了如何让阅读帮助孩子学会与自己交往。作为中学生或者小学生的孩子,每一天(每一周)的生活轨迹主要就是“家—学校—家”,大部分时间跟大人在一起,小部分时间和自己在一起。那么,大人应该做什么?对于父母来说,在家庭里面,除了需要制造饭菜香,还需要创造图书香;在一定的条件下,两者是可以融合进行的。相较于父母可以“一对一”地指导阅读,教师面对的是一个群体,在教书育人的大框架和面向全体、因材施教的总要求之下,首先要找准群体的阅读“公约数”来安排共读的书目和节奏,也要基于每一个学生的年龄特点、学习倾向、智能优势乃至性格特征,引导学生自读。除此之外,在阅读内容、阅读媒介的选择上,还需关注文科文本和理科文本、文学文本和科学文本、文字文本和图画文本、审美文本和逻辑文本、连续性文本和非连续性文本、纸质文本和电子文本的结合与勾连。
在这里或许应该指出,人类社会的发展总是纠缠着各种文化惯习和教育惯性,在它们的作用下,诚如斯宾塞所言:“人类盛行这样一种做法,用像给他们的孩子穿衣服的方式来给他们的思想也穿上外衣。”(转引自《教育为何是无用的》,丹尼尔·科顿姆著,仇蓓玲、卫鑫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年9月出版)这层“外衣”,往往以某种高尚的名义,先入为主地将人的学习与人的成长的无限可能性、与变动不居的现实生活隔绝开来。这可能也是多年来世界普遍存在的问题:教育用力过度——不管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所以,大人在考虑“应该做什么”的同时,还需时时反思“不应该做什么”。
那么,当这个“大部分时间”的事情做对了,就自然有助于孩子过好“和自己在一起”的“小部分时间”,以阅读、自读学会与自己交往:妥善地独处,丰富和提升自我认知。其意义不止于走向自我,与那个更好的自己一次次重逢;更在于通向他人,与世界(历史的世界、地理的世界……)建立多元的联系。
要达成这样的目标和效果,除了阅读,当然还有其他方式,比如看经典电影、欣赏名曲名画等等。我想强调的是,我并非“阅读主义者”,也不赞同所谓“唯有读书高”。明代学者曹学的感叹不无道理:“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如此血淋淋的语词,也只有冷血的文人才造得出:焚琴煮鹤。还有你是不是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当他读了几本书,便开始嘲笑那些“连这几本书”都没有读过的人?但我还是相信,与书为友,以读会友,总是一种美好的生活方式和社会交往方式。其中的关键正在于:当你阅读,当你和别人交流阅读,除了有新知生成、视野拓展的喜悦,也吸纳了那些一直在暗中提醒我们不轻浮、不偏执、不狂妄的人类智慧。
由此,阅读成为既属于个人也可以与他人共享的精神交往活动,它还可能与爱情、与友情合为一体,作为人生共同的主题,青山绿水一般,作用于人生的安定与富足。


精彩好文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