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十周年纪念版)
销售过百万的教师心灵之书全新修订,增补作者亲自撰写的前言和后记,陈述十年教育改革对教师职业的影响
  • 作者: 帕克·帕尔默

    吴国珍 等译


  • 价格:¥35.00
可以由此购买:
  天猫   当当网
  • 出版日期2014-05-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15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1954-1
  • 开本16开

《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十周年纪念版)建立在一个最普通的信念之上:优秀教学不能被降格为技术,优秀教学源自教师的自身认同和自身完善。在《教学勇气》中,帕克·帕尔默带领教师为重新点燃对人类最困难最重要的教育事业的热情,进行了一次心灵之旅。十周年纪念版做了全新修订。

教师为着心灵的自由选择他们的职业,深爱着自己的学生和课程。但是教学要求常常使得很多教师感到激情消退、心灵失落。我们可以再一次鼓起教学勇气,像优秀教师那样——把心灵献给学生吗?

帕尔默引导教师们进行了一次精神之旅,帮助我们建立了对教学的共同认识。他也号召有关的教育机构在这方面支持教师。教育是带领孩子们进行一次心灵之旅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学会用更真实的方式来看世界,在这个世界中生存。

帕尔默的书总是使人激动、令人感动。这是一本具有开创性的对教师生涯进行探索的书。教师、和教师相关的人,以及任何关心教育的人都应该读这本书。

   全球教育视野/畅销不衰

 


美国高等教育协会高级理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美国高等教育协会高级理事,Fetzer研究所高级顾问。一位备受尊敬的作家和教师。著有《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以我们熟悉的方式认知:作为精神之旅的教育》、《悖论的承诺》等书。

 

十周年纪念版前言

 

 

在撰写《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的十年里,我花了许多时间认真反思过去,预示未来。

 

我的佛教徒朋友对我说,这种处世方式不好。凡具智慧的传统都极力倡导要我们活在“永恒当下”的真实中,而不是活在曾经如何或可能如何的虚幻中。然而,若没有过去和将来作为素材和源流,无论作者拥有多么丰富的记忆和想象力,都是不可能写作的。尤其对我自己来说,单凭记忆和想象来写人的内心世界,其可信程度是令人质疑的。

 

事实上,我一边回顾从事教育工作的三十年,一边写作,因为我要弄清楚到底为什么教学总是令我既兴奋又恐惧。我探索着教师生活的内在景观, 由内而外,清晰地揭示智力、情感和精神的互动状态如何使我们的工作达成或走样。我要探寻出加深自我理解的方法,进而深化任何像我一样关心教育的人的教学实践。

 

 

同时,我一边写一边展望未来。身处一种贬低内心生活的文化中,我希望多做一些事:不仅仅是说明好教师必须克己、自省,还试着去理解激发他们生命活力、影响他们更好或更糟的行动的种种动因。我预感到,我们的社会将愈来愈沉迷于教育的外部价值——包括那无情而又愚蠢的标准化测试——我深感其对教育的冲击。我要寻求一些方法来保护和支持位于真正的教学、学习与生活之核心的心灵旅程。

 

 

随着时光渐逝,如今我们能够透视过去的全貌。因此,为《教学勇气》十周年纪念版写前言和后记使我更清晰地看到这本书就是源于我自己的教学经验。它也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来检验本书初版时我对未来预测的准确程度和对症改善设想的适切程度,这些预测包括当时“尚未通过正规形式发生”的事件。

 

重温写书前的事

 

因为我花了十年工夫才完成《教学勇气》初版,所以,对我而言,这本书的十周年纪念更像是二十周年纪念。事实上,在我写完这本书之前的整整十年里,很长的时间里,我所拥有的仅仅是一个题目,接踵而来的是一些尚不成熟的想法、写满潦草笔记的成堆便条,以及一页又一页的无用文本。在这本书形成的过程中,我多次演讲时都提到过它,以至于一些人以为《教学勇气》已经成书出版了。

 

那时我开始接到图书馆管理人员的电话:“有人想借一本《教学勇气》,但是我哪里都找不到,我如何才能弄到一本呢?”令他们扫兴的是,我告诉他们我也希望拥有一本,在我把书写成之前,我们都不得不等待。

 

我用了整整十年来写这本书,部分原因是我写得非常慢。当人们问我靠什么谋生时,我告诉他们我是一个“重写者”。真的,我写的每一页都是反复修改多次后才拿去发表的。同许多作者一样,我写作并非始于一个清晰的观点文。写作帮助我发现我对某事的所感及所知,因为后续的每次修改都推动我进入更深层的发现中,而不知何时停止。

 

然而,我用了整整十年才写成这本书,又不仅仅是因为我写作慢。我也相信是宽宏大度的上天给我时间来积累和吸收我的两次经历,倘若没有这两次经历,这本书就会缺少根基,缺少诚实,因而也就缺少帮助他人的价值。这两次经验,一次是失败的,另一次是成功的。如今,我把它们都看作是上天赐予的祝福。

 

当然,那失败的经历在当时我并不觉得是个祝福。在《教学勇气》首版付梓前的四年里,这本书有时让我感觉像有盼头的一缕微光,有时又像鞋子里的沙子、心头上的疙瘩。我索性在肯塔基州伯里亚学院(Berea College)待上一年,任礼来项目客座教授。就在这一年结束的时候,我想起与本书有关的两件事情:第一,为什么这个题目如此切中要害(至少对我来说);第二,为什么我需要撰写有关尽其所能地谦卑的教学之道。

 

从1855年起,伯里亚学院就一直面向阿巴拉契亚地区的年轻人开办课程。伯里亚学院的博雅教育课程对这些来自美国最贫困地区之一的学生是完全免费的,学院为这些学生提供校园内的工作,既帮助学校运营,又资助他们解决了学习费用。早在20世纪60年代,我还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生院读书时,伯里亚学院就格外吸引我,那时高等教育因忽视那些上不起大学的贫困者而受到全面、严正的批评。能在一所以社会公平正义为使命的大学里任教,早就是我职业生涯意愿的首选。

 

“小心许愿”虽是老生常谈,但还是值得留神。在伯里亚学院任教的一年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年。作为一个过惯富裕生活的北方人,我对于阿巴拉契亚的认识,仅仅是从阅读中得来的。对于我和学生之间的文化鸿沟,我也完全没有准备,因此,我没法跨越这文化鸿沟进行教学。我对于他们——“他者”——的亲身体验和了解的缺乏,导致我自身的“建立联系的能力”——《教学勇气》中的一个关键概念——频频不足。更糟糕的是,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承认和修补自己的无知。

 

个人的失落又加剧了这些专业方面的挣扎,正如我在书中一直坚持的看法——个人与其专业不能分离,不管是在黑暗还是在充满阳光的日子里,“我们都要教导自己认识自我”。在伯里亚那年的中期,一个严寒到零下的元月凌晨,我接到我深爱的父亲意外逝世的噩耗。远离家人和朋友的安慰,我崩溃了。

 

在伯里亚第二学期度过的每一天,我都得攀爬个人悲痛加上专业失败这座大山,强行把自己拖回教室。同时,我内心也在经历着“教学勇气”的潮涨潮落,且多处于潮落状态。我决不会为了名誉和金钱再经历那么一年,但那一年确实留给了我一份无价之宝。我更深切地感受到:教师们的日常工作,我们的教与学,等于攀爬高山峻岭。

 

在《教学勇气》初版面世前的十年间,我的另一重大经历是一段绝对成功的经历,功劳不在于我,而应归功于那些与我分享的人们。从1994年到1996年,应菲兹尔研究所的请求,并在其慷慨给予的资金和人员支持下,我设计并落实了名为“教学勇气”的项目。在与来自密歇根西南部的22位从幼儿园到高中12年级的老师们一起工作的过程中,我成了“向内心世界探索”的领路人,用静修会的形式帮助他们探索自己生活的内心景观。静修会按照一年四季的周期,两年共办了八次,每个季度都花上三天时间。

 

技术上,是我领导这个项目;实际上,是那些教师在引领我。我从他们那里学到了持久的功课:我得知,太多的公立学校的教师不得不在令人气馁、饱受压抑,甚至是残忍的条件下工作;我得知,这些善良的人们自发自觉地想办法求生存,而不是坐等别人的援助;我感受到他们心灵深处的、让他们面对再大困难也坚守课堂的献身精神,这种精神,就是为我们孩子们的福祉所作的神圣承诺。

 

我和这些公立学校的老师一起走过的两年,使我坚信,他们和他们的亲人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文化英雄。他们每天要跟那些为社会病态所伤害的孩子们打交道,而且除了他们没有谁决意医治这些社会病患。他们每天还因所谓的种种不足和失败而遭受政府官员、公众和媒体的斥责。然而他们每天仍然对学生敞开心扉,期待以心灵影响心灵,帮助学生们同样敞开心扉。

 

《教学勇气》面世前的十年里,那些教学的艰难岁月,那些与其他教师相处的欢乐时光,促使我用发自内心炽热的激情来写这本书。当然,激情这个词,既可指强烈的爱,亦可指极端的痛苦,或两者兼而有之。这两种情感不仅在语言上相伴同行,在生命里也是相伴同行的。


十周年纪念版前言

重温写书前的事

希望就在这里

致谢读者

 

中文版序

 

鸣谢

 

导  言  源自心灵的教学

教导自己认识自我

教师的内心世界和外部景观

少人踏足的小径

 

第一章  教师的心灵——教学中的自身认同和完整

教学方法和技巧之背后

教学与真我

当教师失去心灵

启发引领我们心灵的导师

铸造我们的学科

教师的内心

 

第二章  一种恐惧文化——教育和分离的生活

剖析恐惧

“有问题背景”的学生

教师内心的恐惧

令我们恐惧的认识方式

不要害怕

 

第三章  潜藏的整体——教与学的悖论

全面认识世界

当事物陷于分离

自我的局限和潜能

悖论与教学设计

课堂教学中的实践悖论

把握对立的张力

 

第四章  认知于共同体中——为伟大事物的魅力所凝聚

共同体掠影

现实是群体共享的

重温真理

伟大事物的魅力

认知与神圣

 

第五章  教学于共同体中——以主体为中心的教育

第三事物

微观小宇宙的教学

医学院里的微观小宇宙教学

社会研究的微观小宇宙教学

开放空间与技术手段

共同体:多变与障碍

 

第六章  学习于共同体中——共事切磋

关上门的教学

对话的新主题

对话的基本规则

需要领导

 

第七章  不再分离——心怀希望教学

停滞、绝望与希望

不可分离的生活

志同道合的共同体

走向公众

精神奖励

 

呼唤新专业人士——教育就是转变(十周年纪念版后记)

内心世界的运动模式——付诸实践

制度变革:一个案例研究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专业人士

个人和机构体制

教育新专业人士

情感中的真相

最后寄语

 

作者简介

 

勇气和更新中心简介

 

译者的话

 


 

呼唤新专业人士——教育就是转变

(十周年纪念版后记)

 

明知发生了什么,却不承认真相,

我称之为残忍——也许是一切残忍之根源!

因此,我向声音求援,

向所有会发声人们那模糊、疏离、要害的部位呼唤:

尽管我们可彼此愚弄,也总该好好想想——

为的是不让我们共同生命的进程迷失于黑暗。

紧要的是唤醒人们保持清醒,

否则,一中断他们可能又重返昏睡中;

我们所发出的信号——是?否?也许?——

应该是清清楚楚,只因我们四周是黑暗的深渊!

——威廉·斯塔福德《相互解读的仪式》

 

内心世界的运动模式——付诸实践

 

《教学勇气》最后一章粗略勾画出社会变革展开的运动图示,在过去的十年里,从未遇到任何反例挑战。更重要的是,这期间见证的许多事情表明,认真重视“教师生活内心景观”运动的势头与日俱增。

 

 这些看法也许只证实我对自己的信念忠诚不渝!但我坚信,我们拥有真凭实据的证明,1997年以来,一个要求回归教师和学习者的内在生命的运动已经越来越明显、可信且更加迫切。

 

当然,该运动并非始于十年前。历史坚持不懈地——凡历史皆顽固——拒绝遵照所谓应该如何开展的模式进行。正如我在本书初版第七章论及运动的四个阶段中所言,“所有这些阶段都是‘理想模型’,真实运动并不像该模式所描述的那样整齐有序地展开:有时相互重叠,有时绕回头,又有时相互超越。但是通过命名划分阶段,无论如何抽象,我们总可以从混乱的能量场中提取出运动本质上的基本动力”。

 

  在历史的杂乱无序中,我们仍然有可能对过去十年做个回顾,辨析出那些标志着朝本书所展望的教育转变的时刻。

 

例如,1998年9月一次名为“教育就是转变”的会议上,我和教师学者们共享这个会议平台,他们来自的机构都各不相同,有麻省大学的阿姆斯特分校,安提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和南加州大学,主办赞助单位是威尔斯利学院,主题是探索宗教多元主义问题和高等教育里的灵性。要是再早10年或20年,假如真开这么一个会,主办机构、交流平台中的代表和听众中一定有很多人不愿意跟这个主题沾上边。

 

 会上一位教育家公开说出了其他人私下交头接耳的话:“我到会是因为我知道有个运动正在开始。”会议集聚了来自250个机构的800名听众——有大学校长,大学教师,行政管理人员,学生,宗教生活管理人员,校董——在我做主旨发言时,我意识到她的话很有先见性。事实上,该次会议促成的一个名为“教育就是转变”的全国性组织,以追求这次大会的主旨为使命,直至如今。

 

这类探索教师和学习者内心生活的会议就是这个运动很有意义的标志,该运动跟本书的主题紧密相关。近年来举办的这类会议真多,若都细列出来,虽然能证实这一点,却显冗长乏味。所以我只想引用另外两个全国性的集会,标志这个运动的发展壮大和合法化的新阶段。

 

2000年6月,在威尔斯利学院会议的鼓舞下,阿姆斯特分校时任校长大卫·斯科特发起一个名为“工作和高等教育以灵性面向公众”的集会,在马萨诸塞州麻省大学阿姆斯特分校举行。这个集会很值得关注,因为跟韦尔兹利会议不同的是,主办单位是国家税收支持的大学,也愿意以灵性面向公众,一反历史上这类大学鄙弃灵性的倾向。

 

2007年2月,另一场名为“发现高等教育心灵:在我们密切关联的世界为爱心行动而整合(身心灵)的学习”的会议,把来自260多个机构的600多位与会者集聚在旧金山,其主办机构包括全美大学院校协会、独立学院理事会、社区学院创新联盟和学生人事管理人员协会。这次会议也很值得关注,因为这类全国性的协会绝不会跟不合自己口味的主题沾边。

 

显示这个运动正在发展壮大的另一个重要标志,是致力于整合(身心灵)教与学的科研和出版的队伍在成长壮大,且有力地证明了全国范围的教育探讨正在扩展,已包括了对内在生命和心灵的探讨。

 

若在20年前尝试研究宗教和灵性与教育的“相关性”,绝大多数学者会认为那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如今,当你看到那本(由税收支持的大学的)同行评审的期刊《学院和性格》,就是因为跟我网上一样的热点话题“向内探索之旅:大学生灵性的形式和模式”,吸引了广泛的读者,你就清楚地看到:巨变已经发生。

 

当你读到阿瑟·契柯陵——一位高等教育界备受尊敬的前辈——的领衔力作 “在高等教育中鼓励真实性和灵性”,你会看得更清晰:运动的浪潮在上升。当你看到享有声望的洛杉矶加州大学的高等教育研究所进行的系列研究,看到研究题目都是“灵性和教授职位:全美高校教师的态度、经验和行为研究”和“高等教育中的灵性:全美大学生的‘寻求意义和目的’研究”等,其首席研究者又是杰出的教育调研员亚历山大·亚斯汀和海伦·亚斯汀夫妇,你会清楚地看到:运动的高潮不会远了。

 

那么,这些发生在高等教育领域的一切,对于那些热切接受《教学勇气》初版、令我深感振奋的中小学的教育者们又意味着什么呢?意义太大了!高等教育和专业教育的许多改革努力都涉及始于中小学教育这个上游问题,因此,也需要那些在源头工作的教育者们协作。在各教育阶段中最有思想的人们都懂得,我们必须超越任何隔离我们的人为界限,以便我们在心灵上和实践中同心协力,更好地为学生服务。

 

过去十年,在组建支持教师内心生活的运动中,美国幼儿园到高中12年级的教育跟高等教育并驾齐驱,走过相同的历程。对我来说,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因为就是在这同一个十年里,公立教育被一个称为“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联邦立法支配和驱动着。

 

这个立法有个致命又不容置疑的目标:通过让教育者对学生学习成功的问责,来确保公立教育能向所有的孩子提供成功学习机会。但是,“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法案有严重的缺陷,不仅仅因为它是一套毫无根据的指令,实际上,我不时想到,“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法案导致公立教育中如此大量失败,以至于愈来愈多的美国人认为教育私立化是个更有吸引力的选择。

 

即使是资金到位,“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的缺陷表现在一心只专注那种可以用标准化测试来度量的学习,这样一来,很自然就把所有那些对无助于求得高测验分数的科目和技能——诸如音乐和艺术所谓无用的科目,以及诸如在书本上或教师指南找不到答案的探索性问题的技能——都一律排斥在外了。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将沉重的压力加在幼儿园至12年级中小学教师身上,迫使他们为测试而教,而不是满足学生的真实需求。这个法案还常常迫使教师们相互竞争,一旦他们的学生被这立法的过分简单化了的标准试题测定为不合格,教师们和其执教的学校都要受到惩罚。这不但破坏众所周知的、对学生学习很关键的相互信任的关系——即使只用标准化测试衡量——都足以令教师们的心变得如此狂躁、自私和不可信赖,以至于不管是独处还是与学生在一起,教师们内心对教学的投入,连浅表层面也不可能达到。

 

因此,自《教学勇气》面世以来的十年中,在毒素与日俱增的公立教育土壤中,一粒涉及幼儿园至高中12年级教师们的内在工作的种子,竟然能发芽、扎根、成长并开始开花,而且在不少地方,由那颗种子生长的绿色植物正在帮助清洁土壤里的毒素,这一切对我来说真是个奇迹。

 

萨姆· 因特拉托和罗伯特· 昆兹曼发表于《教育论坛》 2006年秋季刊的论文,对从1997年到2005年间进行的关于“教师更新计划及其对教育者的影响”的17例实证研究作了梳理和总结,其中包括教学勇气项目参加者们的几项研究。两位研究学者指出,关注教师的内在生活已经成为公立学校教师、学校管理人员和教师教育者的日常议程中日益突出的主题。

 

因特拉托和昆兹曼写道:关于支持教师内在生活的计划“我们仍然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他们接着说:

看来越来越清楚的是……教育者都拥抱、认同这一理念:即教与学必须体现个人的、精神的和情感的各个维度,正如广受欢迎的帕克· 帕尔默、玛格丽特· 惠特利、李· 鲍尔曼与特伦斯·第尔等作者的近作所证实的一样。这些理论家大多提倡关注教师生命内在领域的专业发展。有些教育期刊也推出强调全身心投入优秀教学重要性的专刊,例如,《教育领导》1999年1月刊集中讨论了教育中的灵性,被列为该期刊一次最多需求的再版。

 

 作为该期《 教育领导》引导论文的作者,我可以根据不断收到的评论证明,那教育中的灵性主题,加上编辑们坦然无私的处理,深深打动了众多读者的心灵。


编辑推荐

《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英文版)在出版10年后,推出了十周年纪念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大夏书系再次引进了这版《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在旧版基础上修订了全部译文,使得整体译文更加完善,更加精良。

十周年纪念版的一大亮点是新增了作者亲自撰写的前言和后记,描述了这本书诞生前后的故事,增补十年教育改革对教师乃至其他职业的影响,对读者有新的吸引点,也使此部经典著作更加完美。

 全新版式设计,封面设计,也使得这本鼓舞人心的著作以新的形态面对广大身处逆境却满怀希望的教师。

十周年纪念版增加了帕尔默创办的勇气和更新中心的简介和联系方式。

最后,本书译者吴国珍教授在“译者的话”中充满感情地描述了这本著作如何给予中国教师心灵成长的力量,让越来越多的老师有勇气去实现复兴教育梦。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