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身体教育学》
从最新研究和实践中重新认识身体与教育的关系
  • 作者: 《人民教育》杂志

    总主编    余慧娟

    本册主编   钱丽欣


  • 价格:¥52.00元
可以由此购买:
  • 出版日期2019-06-17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246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8727-4/G·11785
  • 开本16开

 本书从身体与大脑的关系、身体与道德的关系、身体与艺术的关系、身体与劳动的关系等方面展开论述,使我们重新认识身体与教育的关系,力图借助“身体教育学”这个最新概念,以整体的观念来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推动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人民教育》杂志1950年创刊,毛泽东主席为创刊题词。成仿吾、叶圣陶、徐特立、林砺儒等著名教育家为首届编委会成员。1951年被定为中央教育部机关刊。20世纪80年代以后定位于基础教育。曾对“人的全面发展”、素质教育、课程改革等重大问题开展深入讨论和思想引领,对中国教育改革发展产生深远影响。近年来,专注于政策和理念解读、重要教育思想讨论、实际教育问题解决、国外改革经验等,为中小学提供智库服务。2015年创办“人民教育微信公众号”,用户达40万+。


重新认识身体与教育的关系

刘良华

 

原始初民社会的教育,普遍以身体为本位。无论教以狩猎,或者采集野果,皆以改进身体技能为教育之基本目标。身体强健而孔武有力或心灵手巧者,被举为英雄。原初之教育,不仅以身体强健或灵巧为教育之根本目标,而且以身体演示、亲身示范为教育之基本方法。

 

后世教育对原初教育的超越,始于文字或书面语之发明与流行。人类最初只有口语,将口语作为教育的媒介与技术虽然有直接的教育效应,但其影响力与传播范围毕竟有限。文字或书面语被发明出来,教育才开始跨进新时代,教育界随之发生“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一切人类的科技与艺术的进步,都可以追溯到文字或书面语以及印刷术的发明。在人类教育史上发生过的种种事件之中,文字或书面语以及后来印刷术的发明算得上第一个重大事件,亦算得上第一代核心教育技术。也正因为如此,《淮南子·本经训》云:“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但是,文字或书面语以印刷术的发明在推进教育进步的同时,也带来了教育的问题。这个问题曾经引起教育哲人的注意,并将这个问题视为教育变革的关键枢纽。杜威曾从这个问题出发,建构起整个《民主主义与教育》的基本框架。他承认文字和书面语的发明促成了正规教育的诞生。正规教育为年轻人提供大量的书本知识,年轻人可以凭借系统的书本知识丰富自己个人化的狭隘的经验。紧接着杜威就发出警告:从非正规教育转到正规教育,“有着明显的危险”。他认为,最初的身体教育以及身体学习总是亲切的、有生气的。相反,正规教育过于依赖书面语言,容易变得“冷漠和死板”,变得“抽象和书生气”。在正规的学校教育中,儿童所要学习的东西都储存在语言符号里。这种语言材料貌似高级,实际上却是肤浅的。杜威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在非正规的和正规的、偶然的和有意识的教育之间保持“恰当的平衡”。否则,正规的学校教育就会培养出没有活力的书呆子或自私自利的专家。

 

杜威对语言文字在教育中的重要意义以及教育过度依赖语言可能导致的灾难性后果的认识,类似卢梭在《论科学与艺术》中对普罗米修斯及其所带来的技术的警惕态度,也类似《论语》《老子》和《庄子》等古典教育哲学对语言所持的紧张态度。《论语·阳货》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老子》开篇就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宣布沉默不语的教育价值。《老子》多次强调“多言数穷”“希言自然”“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庄子》则以“庖丁解牛”“抱瓮灌园”“轮扁斫轮”等寓言故事来提醒人们警惕书面语言的教育价值及其有限性。

 

意识到文字以及书面语的教育价值及其有限性,并不意味着教育应该彻底回到事事让学生亲身经历、亲身体验的身体学习的原始教育状态。相反,现代教育不仅需要重新关注身体教育以及亲身体验的直接经验,而且同时需要更加精致地编制以文字和图像为基本工具的书本知识,尤其需要重新认识身体与大脑、身体与道德、身体与劳动、身体与艺术的关系。

 

身体与大脑的关系大体可以抽象为“身心”问题。人体的大脑原本属于身体的一个部分。一般而言,“身”主要指人的四肢及五脏六腑。“心”主要指人体的上半身尤其是大脑(至于大脑与心脏是否可以进一步分为心与脑,理论上尚无统一的结论)。就大脑与人体的其他部分的关系而言,有两个关系尤其重要。一是大脑与四肢的关系。四肢运动必导致大脑紧急动员。表面上是四肢运动,实际上是大脑对四肢发出指令。运动不仅导致四肢的费劲,而且导致大脑的费神。二是大脑与五脏六腑尤其是心脏的关系。大脑一旦进入思考状态,人体就需要给大脑提供额外的血气。按照中医的说法,心思则气结。大脑的思考不仅需要供血,而且消费人体的元气。大脑思考时,人体是否能够及时供血并补充元气,取决于人体是否有足够的睡眠。动生阳,静生阴,动静结合,元气充沛。适时适度的静修以及充足的睡眠对任何人的身心健康都是重要的,而对儿童的身心发展至关重要。

 

身体与道德的关系,可简化为知行关系。道德知识或道德观念虽然可以引领人的行动,但是,道德问题总体上是一个需要亲身践履和亲身验证的实践问题。如果说道德教育的核心是意志训练或意志教育,那么,意志训练或意志教育的关键恰恰在于亲身经历以及某种程度上的身体磨练,而主要不在于道德说教或道德灌输。体育之所以被视为第一课程,除了为了提高学生的体质,同时也为了提升学生的自信心与意志品质。

 

身体与艺术的关系,主要显示为身体的力量感与灵巧性以及与之相应的壮美与秀美。身体的力量感带来壮美,而身体的灵巧带来秀美。按照康德的说法,壮美使人敬畏,秀美使人喜爱。而在特别的艺术类型比如舞蹈、戏剧的情境之中,身体与艺术几乎合二为一。

 

更重要的是身体与劳动的关系。身体运动与体力劳动在原始教育中原本直接相关,此两者同出而异名。现代人超越了谋生状态之后,劳动逐渐减少,不少人甚至彻底远离劳动。按照“用进废退”的原理,离开劳动之后,人的身体和大脑将无可避免地趋向萎缩。而且,减少或远离劳动的直接后果并不止于身体与大脑的萎缩,更严重的后果是人的责任感和社会意识等道德品质的退化。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劳动教育需要全面突围。在从猿到人的发展过程中,劳动曾经起了关键的作用。而在从儿童发展成成人的过程中,劳动将再次发挥其关键作用。劳动将为教育开新路。反之,没有劳动,就没有教育。

 

总之,身体教育学即便不是教育学的全部,至少,也是教育学的源头。

 

20185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目录

 

001总序办伟大的学校,做伟大的校长和教师

007序重新认识身体与教育的关系

 

第一辑  脑科学研究开启儿童发展的无限可能

 

003脑科学研究告诉我们什么

011体育运动如何促进儿童大脑发育

017大脑爱音乐,你知道为什么吗

023充足睡眠对儿童的身心发展至关重要

032脑科学研究告诉我们母语教学怎样才能更有效

043脑科学研究对学好第二语言的启示

051脑科学告诉我们艺术教育有多重要

059从脑与认知神经科学视角看儿童道德发展和教育

 

第二辑  道德是教育的最高目的

 

069学校德育苍白之痛

072重新认识道德和道德教育

078知行课程:“十岁天空”的设计与实施

083发现和培育学生的真善美

087德育的科学性在哪里

094学校德育可以大有作为

 

第三辑  像抓GDP一样抓学校体育工作

 

101七中万达学校:为什么把体育定为“第一课程”

106没有了体育,教育就不完全

109将来的体育课要教孩子两样东西——访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115应紧急遏制经济增长却体质下降的趋势

121体育发展的区域样本:像抓GDP一样抓学校体育工作

127体育:有趣、出汗、技能、安全

132体育课要在“质”上下功夫

136南菜园小学:通过体育精神提升学生自信

139体育专项化改革让学生收获兴趣与技能

 

第四辑  艺术是儿童看世界的第三只眼

 

145艺术,提升和滋养生命

151怎样上好艺术课

155艺术教育值得反思的四个问题

161科学与艺术的交融——兼谈“钱学森之问”

168培养具有艺术精神和艺术诗性的人——俄罗斯艺术教育及其启示

 

第五辑  戏剧让儿童用整个身心学习

 

177戏剧,构建儿童的第二重生活样态

181普及戏剧教育,审美文化时代的呼唤

186教育戏剧:以戏剧作为人的学习媒介

192教育戏剧课程如何大众化

198国外青少年教育戏剧探索与实践

 

第六辑  劳动教育是人生第一教育

 

207劳动教育的本质在于培养劳动价值观

213加强中小学劳动教育创新高素质人才培养路径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就《关于加强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答本刊记者问

218劳动教育将全面突围

225立新实小:劳动为教育开新路

234“新劳动教育”:让人事相趣

241没有劳动,就没有教育

 


脑科学研究告诉我们什么

刘文利孙静茹

 

大脑是人类学习和创造的生理基础,教育必须遵循大脑发育的规律,帮助儿童塑造大脑,让大脑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但是,理解大脑是一件困难的事,大脑是宇宙间已知的最复杂、最精致的器官,复杂、精致到“无与伦比”。大脑的结构和功能始终是自然科学研究中最具挑战也最具魅力的课题。

 

脑科学研究告诉我们的

 

脑科学研究的主要任务是了解大脑的神经细胞如何活动,其次是探究环境与教育经验如何影响脑的活动。随着脑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其揭示的事实将对教育产生深远的影响。

 

大脑是可塑的

 

脑科学研究告诉我们:大脑是可塑的。大脑可塑性是指大脑可以为环境和经验所修饰,具有在外界环境和经验的作用下塑造大脑结构和功能的能力。大脑的可塑性分为结构可塑性和功能可塑性。

 

大脑的基本组成单位是神经细胞,又叫神经元。大脑约由1000亿个神经元组成。每个神经元有树突、胞体和轴突。树突负责接收其他神经元传来的信息,胞体负责加工整合信息,轴突负责把这些信息传递给下一个神经元。神经元与神经元之间的连接是靠“突触”完成的。大脑的结构可塑性就是指大脑内部的神经元和突触之间可以经由学习和经验的影响而建立新的连接,从而影响个体行为。

 

人脑的高级功能中枢主要集中在大脑皮层。利用大脑表面的裂和沟,研究者把大脑皮层划分为枕叶、颞叶、顶叶和额叶等四个区域。这些区域有相对明确的“责任”分工,枕叶主要负责视觉功能,颞叶主要负责听觉、视觉整合及记忆功能,顶叶主要负责躯体感觉整合及空间视觉整合功能,额叶则主要与思维、判断、推理、决策等有关。这些区域虽然有分工,但在完成许多高级功能时需共同参与、彼此协作,使大脑形成一个“完整”的“工作网络”。大脑的功能可塑性可以理解为通过学习和训练,大脑某一区域的功能可以由邻近的脑区代替,也表现为脑损伤患者在经过学习、训练后,脑功能可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恢复。

 

大脑的可塑性与年龄密切相关

 

近年来,有科学家提出人脑的发育有三个高峰期。其中,第一个高峰期是在胎儿期,高端是在母亲受孕34个月的时候;第二个高峰期是06岁,高端是23岁;第三个高峰期是1218岁,高端是1415岁。在大脑发育高峰期内,其功能和结构特别容易受环境和经验的影响,可塑性水平最高,敏感性最强。在大脑可塑的敏感期内,若有良性、丰富的环境信息刺激,可以改变神经元的大小、脑结构总质量和突触的数目,增加神经元之间的有效连接和轴突髓鞘化的形成。

 

现代神经科学认为,大脑是一个动态发展的过程。大脑的结构和功能在经过敏感期以后,甚至在完全发育成熟后,仍然保持着相当程度的可塑性。在人的一生中,为了不断适应新的变化和需求,大脑一直在“重建”自身。基础教育阶段是儿童大脑发展的重要阶段,是教育“重塑”大脑大有可为的阶段。

 

丰富的环境刺激有利于大脑发育

 

在与环境接触的过程中,神经元在经验的刺激下,突触增多,使脑神经的连接网络更加丰富。人脑就是基于个体自身的经验来创设新的连接,以实现功能重塑与不断发展。大脑的容量不仅取决于神经元的数量,更取决于人的一生中随基因程序和生活经验发展起来的神经元之间的功能连接。对于正常人脑而言,大脑高级皮质功能的可塑性是学习和经验积累的结果。运动技巧的学习和丰富的环境因素可引起突触数量的增加和树突的增长,学习和经验可使高级皮质代表区增大。

 

最近,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研究发现,在学习过程中,复杂的生化信号可以协调神经网络中的一些快慢变化,从而保持大脑的平衡,让大脑通过感官从环境中提取和存储新的信息。在学习时,大脑面对未知的新体验,会在同时达到较高的灵敏度和稳定性的需求中获得平衡。

 

环境对个体大脑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丰富的环境刺激和经验可促进大脑的功能发育,剥夺环境刺激将严重阻碍儿童的脑发育。研究表明,不玩耍的孩子或者很少被触摸的孩子的脑比正常同龄孩子的脑小20%左右。一系列以观察或实验为依据的研究结果表明,可塑性的神经元会在受到教育干预时发生变化。

 

学习可以促进大脑的生长与发展

 

学习属于高级神经活动或脑的高级功能。研究发现,学习可以增强大脑皮层某一功能代表区的活跃程度,促使大脑皮层重新组合。

 

实验教学可以培养儿童的形象思维

 

大脑主要包括左右两个半球,两个半球相互合作。对大部分人来说,左脑是处理语言信息,进行抽象思维和逻辑思维的神经中枢;右脑主要处理表象信息,负责非逻辑的或形象化、直觉式的思维,主管人们的视觉、知觉、空间感觉、形象记忆、模式识别、身体感受和情绪反应等。右脑的这些特点可以进一步概括为非言语性、形象化和直觉性。

 

在传统教学中,我们更注重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的培养。实际上,通过合适的右脑思维训练,能够培养学生的形象思维能力。形象思维以事物的形象(表象)为思维材料,是事物的本质和事物之间规律性的关系在人们头脑中间接的、概括性的反映,具有形象性、概括性、运动性和创造性等特征。学生在想象和联想的过程中,可以顺利地将抽象的结构和形象的模型联系起来,通过类比学习来减轻记忆的负担。这也是提高学生想象力和创造力,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的重要途径。

 

中小学有许多实验内容有助于学生形象思维的发展。以高中生物教学为例,为了帮助学生理解一些物质的结构,经常涉及模型的构建,即进行“建模”实验,如DNA双螺旋结构模型、细胞膜流动镶嵌模型、真核细胞的三维结构模型的制作等。研究表明,在“建模”实验教学中可以触发儿童的形象思维。

 

动手操作能够刺激大脑的不同区域

 

儿童通过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和触觉等五种感觉器官获得各种环境信息刺激,由此诱发儿童大脑中新树突和突触的形成,同时促进神经环路的修饰。神经环路使用频率的增加,促进更多新突触的形成,增加神经元之间的有效连接,增加大脑内信息的输入和储存。

 

大脑是高级神经中枢,人们可以通过各种操作来满足生存需要,认识各种事物,学习各种知识,创造和使用各种工具,从而引发大脑的思维。大量研究表明,动作、操作为儿童提供了许多认识各种事物和社会环境的机会,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使儿童获得新的经验,改变儿童与环境互动的方式,从而促进儿童的大脑发育。

 

空间认知能力可以通过学习来改变

 

美国学者凯瑟琳·辛普森(CatherineSimpson)研究发现,伦敦市中心的交通线路错综复杂,数以千计的车辆挤在路上。其中黑色出租车司机以他们对伦敦市中心地理位置的全面认识而闻名。比如,他们知道每个建筑的地点,知道怎样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途中会经过什么商店等。这是因为英国法律规定,要考取出租车执照,考试者需要花长达四年的时间上课,并骑着小型摩托车或自行车在伦敦市中心熟悉路况。

 

研究显示,这些考试者脑部海马区后方的体积比对照组的大,而且这个体积会随着他们学习时间的延长而显著增大,即工作经验越久的司机,脑内相关的这个区域就越大。与此同时,海马区的前方会变小,可能是为了给后方的生长腾出空间。这些变化说明,人们可以通过学习来提高空间认知能力。

 

工作记忆是一种有效的信息储存机制

 

工作记忆(workingmemory)是一种对信息进行暂时性加工和储存的记忆系统,包含一个中央执行部分和两个从属的子系统(也称为两个缓冲区)。在科学教育中,理解、思维等高级认知活动更需要一个暂时的信息加工和存储机制,保存被激活的信息表征,为下一步加工作准备,工作记忆就是这样一种有效的信息存储机制。工作记忆容量大的学生会尽力去理解科学知识,如概念、规律、原理等,相对而言,工作记忆容量小的学生则努力去记住科学知识。

 

研究表明,对科学学科学习兴趣低的学生,其工作记忆容量较小,而工作记忆容量小的学生对科学学科的喜爱程度也较低。由此可见,工作记忆是影响学生学习科学学科的重要因素。正如荷兰学者保罗·柯尔斯克纳(Paul Kirschner)所言,科学教育若想得到发展,必须在教学、学习及评价过程中融入工作记忆因素,否则,再多的努力也无法解决学习者学习科学的困难。因而,在教学中,教师要不断扩大学生的工作记忆容量,使他们拥有积极的学习态度,促进学生的科学学习。

 

脑科学研究对教育的启示

 

学习既是一个复杂的生物现象,又是一个体现多元文化的社会现象,不仅与神经结构和功能之间存在相互作用与影响,还涉及心理、社会、文化、传统等方面。脑科学研究对理解学习的本质和规律,揭示大脑学习的奥秘具有重要意义,并且将影响教育的科学化进程。

 

在大脑发育的不同阶段采取相应的教育策略

 

教师要充分利用脑可塑性的发展规律,重视儿童的早期教育。脑科学研究表明,在个体发展的生命全程,大脑都具有一定的可塑性,然而在个体发展的不同阶段,脑的可塑性也不尽相同,而且脑部不同区域的发展也并不同步。这就要求我们在大脑发育的不同阶段采取相应的教育策略促进儿童大脑的发展。

 

幼儿处于大脑发育的敏感期,脑的可塑性较强,进行早期教育或及时干预的效果更好。父母和幼儿园老师要注意对孩子运动、语言等能力的培养,经常带孩子到大自然中多运动,多与孩子交流,多认识各种事物,通过五种感觉器官感知世界,刺激大脑的相关区域。

 

对小学阶段的学生,教师要尽可能利用参与式教学方法,如游戏、角色扮演等,让学生在形象、生动的游戏活动中通过多种感觉器官获取信息。还可以设置多种情境,给学生尝试解决问题、锻炼各种能力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注意培养学生认真思考问题、清晰表达自己、准确理解他人的能力。

 

中学阶段,教师要尽量让学生通过各门课程的学习和各项活动的参与得到全面发展。人的各种认知和思维活动依赖全脑的协调活动,通过运动、语言、数学、科学、艺术等方面的学习,可以让学生的大脑受到多样性刺激,促进学生大脑的均衡发展。

 

教师要根据学生大脑的发展规律,综合制定有利、有效的教育方案或干预措施,真正帮助学生实现健康成长。

 

增加动手操作教学环节

 

儿童的动手能力会随着大脑的发育、动作经验的丰富而逐步发展,手部经常运动,特别是手部的精细动作对大脑的发育和智力的发展具有促进作用。儿童动手做事情时,手的动作是在大脑的支配下进行的,是观察力、注意力、控制力、联想力、空间认知能力等的综合运用过程。同时,手的动作又反过来刺激大脑的支配能力,促进大脑各功能区的发展,从而加速脑神经的成熟与发展。在基础教育阶段,教师要创设合适的教学环境,尽可能多让儿童动手制作,以刺激儿童的大脑发育。

 

科学教育可以为学生提供很多动手操作的机会,在设计实验方案、寻找实验材料、操作实验仪器、探究实验过程、分析实验结果等一系列动手动脑的活动中,大脑的各部分都受到相应刺激。教师在为学生创设的科学探究活动中,尽量让学生多动手,而不是为了“节省”课时,急于告诉学生所谓的“正确答案”,或让学生“死记硬背”实验内容和实验结论。

 

创设良好的教育环境

 

脑的可塑性贯穿儿童发展的全程,甚至人的一生。环境和教育经验在人的一生中都会对大脑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影响。教育的任务就是要为儿童的大脑发展提供有利的环境。良好的教育环境,不仅包括校园景观、教室布置、图书资料、教学仪器、教学设备等,还包括儿童学习的人文环境,如师生关系、生生关系、家校关系等。教师要尊重学生,满足学生的求知欲望和社会交往需要,以爱心和耐心回应学生的各种需求。在基础教育阶段,一个安全、没有欺凌、彼此关怀、能够正常表达人类情感和需求的校园环境,有利于儿童的大脑发育,也有利于儿童的健康成长。

 

随着研究水平和技术手段的不断提高,人类对大脑的了解将会越来越深入,这些研究成果必将对教育有越来越丰富的启示。教育者应高度重视脑科学研究和发展,为儿童提供适宜的刺激和材料,促进他们的大脑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为国家培养更多的创新人才。

 

[本文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二五”规划2011年度教育学一般课题“创新人才培养始于人生开端期的研究——基于早期大脑发育规律”(课题批准号:BBA110017)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作者单位系北京师范大学脑与认知科学研究院

原载于《人民教育》201501


编辑推荐

身体教育学关注人整个身体的发展。从身体的角度看,教育实践首先是一种身体的实践,是完成对身体的塑造和改变,将身体的可能性变为现实性,并赋予更多可能性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原发的身体体验是知识之根、教育之根,而人的身体是体验和经验的源头活水。

尼采曾经说过:一切从身体出发,一切以身体为准绳。相对于知识教育学而言,身体教育学强调使身体趋向强健,使人格趋向健全。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实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是身体教育的必然取向。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把智育、德育、体育、劳动和艺术教育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在教育教学中如何切实有效实施,本书试图从最新研究和实践中寻找答案。


延伸阅读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1453号      盛世阳光: 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