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检索

教师用书

首页 > 图书 >
教有所思(第二版)
畅销十年,重新修订!深度诠释特级教师李镇西对教育的执著与所行所思
  • 作者: 李镇西



  • 价格:¥29.80
可以由此购买:
  天猫   当当网
  • 出版日期2014-03-01
  • 装帧平装
  • 印刷规格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 页码302页
  • 纸张胶版纸
  • ISBN978-7-5675-1347-1
  • 开本16开

《教有所思(第二版)》是一本展现作者教育情怀、人生体味和社会视野的随笔选。

“教育”话题,在书中是与人生与社会水乳交融的,或议论,或叙事,或抒情,或抨击,或讴歌……从寻常小事中发现人生的真善美,于司空见惯处抨击教育的假恶丑。阅读此书,读者的情思也许会不知不觉随作者的心灵一起飞翔。


全国著名教育专家,语文特级教师

李镇西,全国著名教育专家,语文特级教师,一位深受孩子爱戴也深深爱着孩子的老师。多年从事中学语文教学和班主任实践,也曾从事学校管理工作。现就供职于成都市武侯区教科院。获得各级荣誉若干,出版《爱心与教育》、《幸福比优秀更重要》等教育专著多种。李老师的教育理念是:“朴素最美关注人性做真教育,幸福至上享受童心当好老师。”

 


序  常识而已

 

时间过得真快,作为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大夏书系”的第一本著作,《教有所思》出版已经十年整了。当初这本书面世的时候,还没有“大夏书系”之说,从我这本小书开始,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的教育随笔越来越多,便取了一个统一包装的名字——“大夏书系”。十年过去了,“大夏书系”已经有了几百种著作,蔚为大观。这次,十年版权期已到,许多出版社都想把我这本书拿去重做,但我还是想到了华东师大出版社——作为“大夏书系”之开篇,我觉得《教有所思》的修订本还是应该让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我也想以此向华东师大出版社表达我的谢意。

值得我真诚感谢的,还有《教有所思》的每一位读者。正是因为你们的厚爱,十年来我这本小书一直畅销不衰,直到今天。这是我当时的确没想到的。究其原因,主要不是这本书写得有多么好,而是书中所谈到的许多教育现象今天依然存在,我当年所抨击的种种不良教育现象甚至有甚于十年前。比如,弄虚作假的“伪科研”、煞有介事的“假教育”、表演做作的“公开课”等不是依然充斥在我们的校园中吗?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文字的“畅销不衰”其实是一种悲哀——为什么十年过去了,这些大家都深恶痛绝的教育弊端竟然还有着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呢?

所以,在这次修订的过程中,我依然保留了不少篇目,比如《反思“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教育科研:警惕“伪科学”》《也说“教不好”与“不会教”》《万炮齐轰假教育》等等,不是没有意义的。但愿再过几年修订时,这些文字能够从本书中剔除。但愿。

也剔除了一些不成熟甚至现在看来认识有误的篇章。不过,细心的读者会发现,你手里捧着的这本《教有所思》修订本中有不少新的文字,这是我近几年对教育的新思考。十年前《教有所思》出版时,我刚博士毕业在成都市教科所工作,后来我重返校园,上语文课,当班主任,后来当校长,边教边想,自然有感而发。回头看这十年,中国教育不能说一点成就都没有,但当今的教育更浮躁了,校园更喧嚣了,许多新的教育问题更是让我触目惊心。而且吊诡的是,这些教育问题往往都是以“教育成就”出现的,比如“名校”集团化,比如“特色”遍地开,比如“品牌”满天飞,还有眼花缭乱的“理念”、琳琅满目的“模式”,似乎每所学校都在拼命地吆喝,都想使劲抢夺“话语权”,都在不遗余力地博取“眼球”,唯恐被“边缘化”,教育越来越像商业,学校越来越像企业,校长越来越像老板,教师越来越像包身工……于是,我写下一些文字,以微弱的声音呼唤教育的朴素,呼唤学校的宁静,呼唤校长的良知,呼唤教师的尊严。

看穿这些“华丽”背后的荒谬并不需要什么“理论慧眼”,只需常识。有句话流传很广:“我们走了很远,却忘记了为何出发。”这话同样适用于教育。常有人说我有“很前沿的理念”,我总是解释:“我没有任何前沿的理念,甚至没有自己的教育思想。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回到教育朴素的起点,遵循教育常识,面对我们眼前的一个又一个孩子,坚守良知。”十年前的初版《教有所思》写的都是常识;十年以后的修订本依然没什么“深刻的思想”“创新的理念”,常识而已。

比知识更重要的是见识,因为知识是别人的,见识是自己的;比见识更重要的是胆识,因为见识也可能仅仅深埋于心,而胆识却要有勇气说出来;比胆识更重要的是常识,因为在一个人人都以所谓“创新”为时髦的时代,遵循常识意味着不坑人不骗人,不沽名不钓誉,坚守良知,回归本色。我所戳穿的,人人都可以戳穿;我所鄙视的,人人都在鄙视。只是许多人不说,而我说了。面对种种教育乱象甚至教育丑态,我无法“稳重”。如果哪天面对这些我真的“淡定”了,那只能证明我的堕落。我要说出来,而且必须写出来,是因为我不愿意自欺欺人,愿意做我自己。我没想过去改变这个世界,只是不愿被世界改变。仅此而已。

但我依然热爱教育。正如罗曼·罗兰所说,真正的英雄主义只有一种——看透了这个世界,并依然热爱它。虽然我没有高深的思想,但我可以朴素地思考。只要思考,就会有行动;只要行动,就会有希望。

 

                                                           2013年7月9日


代序   生命与使命同行 / 1

第二版序  常识而已/ 7

 

第一辑   边教边想 /

 

清明时节雨纷纷 /

 “深刻”不是教育的唯一尺度 /

苏霍姆林斯基的另一面 /

面对实践的理论最亲切  /

“老师,用我的笔吧!” /

漫谈“有偿家教” /

家长也是教育者  /

百问简答 /

 

第二辑   直言不讳 /

 

我想办一所没有“特色”的学校 /

反思“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 /

教育科研:警惕“伪科学” /

也说“教不好”与“不会教” /

万炮齐轰假教育 /

 “儒学”能够“救中国”? /

表彰会的遗憾 /

 

第三辑   思念无限 /

 

寻找杨老师 /

杜老师 /

享受陈钟樑  /

我和魏书生 /

怀念孙维刚 /

绍华校长 /

又见谷建芬 / 我想念你们 /

 

第四辑   说语论文 /

 

公开课,请别再演戏了 /

语文教学可否提倡“多元化” /

老鼠可不可以被同情 /

文本也是特殊的“主体” /

你凭什么要我“必读” /

也说语言的“华丽”与“朴实” /

我的语文教育主张 /

《山中访友》:和学生一起平等地研读 /

 

第五辑   我当校长 /

 

学校管理的民主追求 /

教师要有书卷气 / 做一个孩子不怕的校长 /

幸福比“优秀”更重要 /

别把教师当“刁民” /

教师节 /

一个温馨的电话 /

我还能够走多远 /

 

第六辑   凝望窗外 /

 

我的一次反腐败经历 /

一篇意外发表的旧作 /

面对张志新同志的遗像 /

晨练 /

倪萍、李承鹏和“共和国脊梁”及其他 /

我看《雪花那个飘》 /

安田让谁羞愧  /

这些年被败坏的词语  /


公办义务教育慎提“品牌”

 

和“特色”一样,“品牌”也是不少校长追求的“境界”。

首先依然要说明,正如我不一概反对“特色”一样,我也不简单地否定一切“品牌”。所以我说的是“慎提‘品牌’”,而不是绝对不提“品牌”。关键是如何理解这个“品牌”。

我一直认为,品牌首先是个企业概念,或者说商业概念,它直接与市场相联系。将产品做成品牌,品牌给产品增加附加值,使企业获得更多的利润,这是一种企业发展的思路。一个企业要扩大影响,拓展甚至占领市场,都离不开品牌的打造与推广,所谓“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这是一个充满创新的系统运作。对于企业来说,追求品牌理所当然,不追求品牌才怪呢!因此,我说“打造品牌”是一种办企业的思路,是面向市场的思维。

那么,公办义务教育引进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呢?或者说,学校打造品牌是什么意思呢?冠冕堂皇的话就不说了,还是挑明了说吧!把学校“做大做强”成为“品牌”之后,随着品牌效应,必然优生如潮而来,于是学校便会在竞争中占据最重要甚至最关键的优势——优质生源,这样就会占领市场——在一些地方,某些“品牌学校”甚至垄断了市场!

咦,怎么说教育说着说着便说到“市场”了?呵呵,由教育到市场,这本来就是一些校长乃至局长的习惯性思维。当然,如果是大学或者高中等非义务教育,办学要有市场观念,要有“扩大市场份额”意识,这是正常的;即使是义务教育,如果是私立学校,哪怕是小学,通过做品牌来争取市场也无可厚非,人家本身走的就是市场的路子,没花国家一分钱,人家要生存啊!但是,公办义务教育学校也热衷于“品牌”,热衷于“市场”,就令我费解了。

费解之处在于——这有悖于我们国家写在各类文件上的所要追求的教育均衡与教育公正。现在全国许多地方择校热久久无法降温,就是因为每一个地区都有一所或少数几所“品牌”学校在“吸引”优秀生源——我说“吸引”是为了比较好听,其实说白了,就是“挖”生源。生源好了,学校便不会“输在起跑线上”了,教学质量自然也好了,最后升学率也上去了。这样“品牌学校”便会愈加风光。而那些普通学校,即非“品牌学校”呢?本来划在自己片区的优秀生源被“吸引”走了,生源越来越差,升学率自然无法与“品牌学校”相比。同是公办学校,同是义务教育,这公平吗?我这里只是说了普通学校和“品牌学校”在最初的生源与最终的升学率方面的巨大差距,还没说由此造成的利益差距呢!其实,这一点已经不用我多说了,大家心照不宣,“你懂的”。我只想说一句,由于所谓“品牌学校”的存在,义务教育学校之间的利益差距——学校硬件差距和教师待遇差距等,可以用一句杜诗来描述:“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一方面高谈“教育均衡”,一方面拼命追求“品牌”,作为主管义务教育的局长和从事义务教育的校长,他们的良知何在?

自从我在网上对“教育品牌”提出质疑后,不少人对我的质疑也进行质疑,我欢迎大家争鸣,但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不管如何冠冕堂皇,在不少校长那里,所谓“品牌”实际上是和市场相联系的,“做大做强”之后无非就是抢生源(当然表面上不会这样说的),这有悖教育公正与均衡。当然,我说的是“公办”“义务”教育学校。私立学校、高中,讲品牌我不反对。因此,我的观点的完整表述是“公办义务教育学校慎谈‘品牌’”。

本文开头,我说了我也不是简单地否定“品牌”,不只是因为我理解非义务教育和私立学校追求品牌,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赋予“品牌”另外的含义,我是能够接受的。比如有些小学和初中学校办得很好,的确有真特色(我从来不反对真特色,我只反对贴标签的假特色),形成了特有的文化和魅力。如果说这是“品牌”,我是非常赞赏的。因为这里的品牌是为了让本校孩子享受更优质的教育,而不是为了挖人家的生源。这样的品牌只关系学校的荣誉、教师的尊严和孩子的成长,和挖优质生源没有关系,和占领“市场份额”没有关系,一句话,和任何物质利益没有关系!

最后我愿重复一遍我说过的话——

学校当然要办好,但这不是“对外”为了什么“品牌”什么“市场”,而是“对内”为了我们每天面对的孩子!只要孩子在学校能够享受每一个老师的爱,只要孩子能够喜欢每一堂课,并且真正获得全面发展,学校没有“特色”没有“品牌”没有“市场”,又有什么关系?

朴素比“特色”更美丽,良心比“品牌”更珍贵。孩子们的心灵和他们的未来,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关注的“市场”!


编辑推荐

《教有所思》畅销十年!此次修订,作者新增了不少篇目,体现了作者近几年的教育新思考。作者希望以自己微弱的声音呼唤教育的朴素,呼唤学校的宁静,呼唤校长的良知,呼唤教师的尊严。


联系方式
  • 电话:010-82275571
  • 传 真:010-82275048
  • 邮编:100029
  • E-mail:daxiakefu@163.com
  • 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7号元大都F座401室
大夏教育网版权所有  沪ICP备10028539号-6  盛世阳光:网站建设